协 办:内 蒙 古 科 技 大 学 法 学 系
首页  | 本网资讯  | 亲办案例  | 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 | 合作媒体  | 经典案例  | 民商法学  | 刑事法律  | 证据法学  | 法律帝国
本站搜索
包头昆区故意杀人案刑事附带民事代理词
文章来源:包头律师事务所  发布者:包头律师  发布时间:2019-3-18 20:22:55   阅读:3865

审判长、审判员:

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害人张某?#36164;?/FONT>J、张骡骡委托,指派我?#20146;?#20026;其代理人,向贵院提出控告,同时协助公诉机关指控犯罪。通过今天庭审认真的举证、质证及?#21592;?#21578;人的发问,本案事实已然明朗,本代理人同意公诉机关?#21592;?#21578;人H某故意杀人的指控。现在公诉机关公诉意见的基础上,补充以下代理意见:

一、被告人犯故意杀人罪事实清楚、证据确实充分。

通过公诉机关举证,充分证明了被告人H某的犯罪事实。

二、被告人H某犯罪手段特别残忍、后果极其?#29616;兀?#31038;会危害性极大。

1、本案是一起?#24615;?#35851;,有准备的极其?#29616;?#30340;暴力犯罪。

根据受害人之母J的询?#26102;事技?#34987;告人H某通话记录证实,被告人H某在2018726日中午1247分,给J打电话询问其在哪里,并催问G的手机号,并辱骂J,声称要把J全家人都弄死。同时,在20177261516分,被告人H某给G通过微信语音,明确警告G,让其路上走路的时候小心?#25176;?#20102;,意欲杀害G本人。在被告人第一次讯?#26102;事?#20013;其供述,其给发微信给G?#30340;?#26368;好走在路上小心点。因其找不到G,但是知道被害人的住址,其想着既然找不到G,就准备过来弄死被害人。结合证人张文丽的证言,证实被告人在2018726日下午7点多,被告人H某到其五金店,欲购买一把刀。起初,店主张文丽给H某一把小的刀,但是被告人H某认为太小,随后张文丽将一把木质刀把的大概20厘米的尖刀,卖给H某。上述事实已经证实被告人在案发前,预谋杀人,并且嚣张警告被害人家属,准备长尖刀,刻意在被害人居住附近等待被害人出现,准?#38468;?#34987;害人杀死。

2、被告人杀人手段及其残忍。

根据包头市公安局昆都仑区分局物证鉴定?#39029;?#20855;的《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》鉴定意见,被害人k系生前被他人用锐器伤及颈部、胸、腹部、四肢多处,终因大失血死亡。经检验,受害人身体共有27处创口,其中受害人颈项部有7处创口,均系创缘齐,创角上钝下锐,符合尖刀捅刺特征;胸腹部有7处刀伤,均系创缘齐,创角上钝下锐,符合尖刀捅刺特征,其中有3处深大胸腔,1处深达腹腔;背臀部有3处刀伤,均系创缘齐,创角上钝下锐,符合尖刀捅刺特征;四肢有4处刀伤,均系创缘齐,创角上钝下锐,符合尖刀捅刺特征,其中1处属贯穿伤。被害人被捅刺?#24067;?#36798;21刀。其中左颈部的损伤致左侧颈外静脉破裂,胸部损伤?#24459;?#33108;静脉破裂、左肺破裂、肝脏破裂。被告人手段之恶劣,方式之残忍,令人发指。

3、本案是一起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的恶性案件。

根据被告人在庭审中供述,其在实施侵害行为时周边都有人。结合本案目击者王建忠?#26576;?#36848;、证人李娜?#26576;?#36848;以及现场勘验?#20107;跡?#35777;实被告人作案地点先是在被害人居住地北沙梁村,在捅刺被害人第一刀之后,被害人躲避逃跑,其横穿白云路后跑到一家电料商店内,被告人H某持?#27573;?#38543;其后,在众目睽睽之下,公然行凶,在店内持?#35835;?#32493;捅刺被害人,并在作案后潜逃。其恐怖的行为造成周围群众惊愕、恐惧和逃散。其极大的人身危险性,也给人民群众心理蒙上了阴影,也给社会造成了巨大的恐慌。

三、被告人H某主观恶性极深,罪行极其?#29616;兀?#24212;当依法予以严惩。

纵观全案,无论是犯罪前、犯罪中,?#25925;?#29359;罪后,其藐视法律实施暴力犯罪的故意坚决,甚至至今仍无任何悔罪表示,足见其主观恶性之深。

1、作案前,其选择的作案对象不固定,甚至是被害人全家。

根据被害人母亲J证实,被告人在案发?#26696;?#20854;打电话,询问其在哪里,并声称要弄死其全家。结合被告人H某第一次供述称“我就想着既然我找不到G,我就找个能找见的,正好我知道G的弟弟k的住址,所以我就要来弄死他”,其又供述“我一般住在萨拉齐,今天我就是专门过来想捅死k的”。同时,被告人手机桌面为G照片,并附文字?#23433;?#20320;妈。老子非得闹死你。贱货,烂货,讨吃货”

2、作案后,被告人并未?#21592;?#23475;人采取施救措施,其仍然通过微信辱骂被害人家属,并想继续实施杀人行为,。

被告人在作案后,并未?#21592;?#23475;人采取施救措施,而是在继续通过微信辱骂被害人家属,并意欲继续杀害被害人其他家属。根据被告人H某微信语音记录证实,其在20187262054分、2112分、2128分,在实施杀人行为之后,仍连续通过微信辱骂被害人家属G,并用嚣张的语气告诉G其杀害了被害人,让G联系被害人。同时根据被告人第一次供述,其在实施杀人行为之后,“我当时还想去把G弄死,但是实在是找不见他了,我也没办法了”。从被告主观上来讲,是基于让被害人家属产生痛苦而满足其报复心理,意欲继续加害被害人?#36164;?/FONT>G,并未基于悔罪之情?#21592;?#23475;人采取施救措施,足见其主观恶性之深。

3、被告人气焰嚣张,藐视法律。

被告人藐视法律,在其实施杀人行为之前,与被害人家属G通过微信语音,连续辱骂G,威胁G生命安全,并声称“法律在我面前就是个球”之嚣张?#26376;邸?#26368;终其公然在公共场合实施了杀人行为。

4、时至今日,被告人H某仍无悔罪表现。

被告人应当认识到任何人都无权非法剥夺他人生命,应当认识到其行为会造?#26432;?#23475;人家属的极度痛苦,应当认识到其行为造成了群众的恐慌?#35805;玻?#30772;坏了安定祥和的生活环境;应当认识到其行为?#29616;?#30772;坏了社会秩序和社会?#25176;常歡源耍?#34987;告人H某应当?#21592;?#23475;人?#36164;?#34920;示忏悔。但是被告人H某直到今日庭审,面?#21592;?#23475;人家属,毫无悔罪之意,神情冷漠,竟然当庭翻供,无理狡辩为自己开脱罪?#23567;?/FONT>

5、被害人家属坚决要求?#21592;?#21578;人判处死刑,立即执?#23567;?/FONT>

本案案发前,被告人声称要弄死被害人全家(见J询?#26102;事?/FONT>74页)。本案中被告人之所以找不到其妻G,就是因为被告人案发前的种?#20013;?#20026;,不敢与其见面。被告人的行为给被害人全家造成了极度恐惧心理。被害人之母J多次表示,因害怕被告人对其家人实施加害行为而不敢与其见面。本案案发后,被害人家属要求严惩被告人,其一是被告人杀人手段极其残忍,无故杀害被害人,其二是担忧是被告人若未判处极刑,?#22836;?#21518;仍会?#21592;?#23475;人家属实施报?#30784;?/FONT>

以上表明,被告人H某主观恶性极深,犯罪后又无悔罪表现,属于罪行极其?#29616;?#30340;犯罪分子,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,应当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?#23567;?/FONT>

 

四、被告人的归案不能认定为自首。

在本案中,被告人在案发前、案发时、案发后的种种表现来看,其杀人犯意坚决,蓄谋已久,其犯罪手段特别残忍,情节特别恶劣,后果和罪行极其?#29616;兀?#20154;身危险?#38498;?#31038;会危害性极大,犯罪气焰极其嚣张,公然藐视法律,众目睽睽之下实施杀人行为。其明知无法逃避法律制裁,无奈选择打电话报警,但是其归案后的供述前后不一致,如在第一次供述时称“我进了北沙梁走了几百米?#33539;?#19968;个店里购买了一把刀,然后我就把刀别再裤腰带上走到了k家门口。我就从他家门口等着k••••••·····我叫了k一声,k应了一声,我就走过去捅了他右边的肋骨下面一刀”。但是在检察院作讯?#26102;事?#26102;其辩称,其在路上买了一把刀,准备防身用。结合被告人在归案后的每次供述及庭审期间的供述,前后矛盾,并不一致。

在本案庭审期间,经公诉人、审判员、辩护人、委托代理人的讯问,被告人随意捏造理由,称其之所以购买道具是为了防身。在被讯问防谁时,其称因被害人k之前骂过他,且在其离婚诉?#29616;小?/FONT>k带了二十个黑社会来到法院”,他因此害怕。同时其供述,找被害人是为了商量事,并不是为了实施杀人行为。但又供述其与k没有矛盾,且平时也不联系。其供述完全推翻了其在公安机关第一次、第二次的供述,明显是为自己开脱罪责。被告人在归案后,并不是为了悔罪、认罪才选择?#30333;?#39318;”,其主要目的是为了恶意利?#31859;?#39318;规避法律制裁。根据《刑法》第六十七条之规定,犯罪?#38498;?#33258;动投案,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,?#20146;?#39318;。但在本案中,被告人并未如实供述,故不能认定为自首,不能对其从轻处罚。

五、被告人在本案中系报复杀害G,应认定为犯罪预备,应当予予以追诉。

根据《刑法》第二十二条之规定,为了犯罪,准备工具、制造条件的,是犯罪预备。在本案中,根据被告人与G20187261516分的微信聊天记录中显示“你就不要?#35835;耍?#29239;星期五不等你了,你就路上走路的时候小心?#25176;?#20102;”。在该时间,其已经准备杀害G。随后在当天下午19点左右,被告人乘坐5路车到到昆区恰特,并在一个叫小韩电器五金店购买了一把尖刀(见张文丽询?#26102;事?/FONT>57页),意欲杀害G。因被告人“实在找不到G,我只能找k报?#30784;保?#35265;H某第二次讯?#26102;事?/FONT>17页),其在杀害k之后,仍继续想杀害G。根据其供述“我当时还想去把G弄死,但是实在是站不见她了,我也没办法了”(见H某第一次讯?#26102;事?/FONT>17页)

上述事实及证据证实,被告人在主观上为了实行杀害G的犯罪行为,在客观上已经从?#32842;?#29305;右旗乘车来到包头市,并且已经购买了刀具,但由于未能找到G,无法实施杀害G的实行行为,足以认定,被告人处在犯罪预备?#21050;?#24212;认定为故意杀人罪犯罪预备,予以追诉。同时,从上述事实也足以认定,被告人的社会危害性、人身危险性极大,不能对其从轻处罚。

六、本案不属于婚姻、家庭矛盾引发的刑事案件。

本案中,被告人以本案由婚姻、家庭矛盾引发的刑事案件为由请求从宽处理的意见不能成立。

首先,被告人H某与G系夫妻关系,因?#26143;?#19981;和产生离婚民事纠?#20303;?#32780;本案被害人对于离婚纠纷来说,没有实质影响。所谓家庭矛盾纠纷一般只发生在有婚姻家庭关系?#26576;?#21592;之间,被害人与被告人之间并未共同生活,不能因被害人与被告人存在?#36164;?#20851;系就认定为家庭矛盾。其次,对于因家庭矛盾引发的刑事案件,从宽处罚的条件是对于被害人一?#25509;?#26126;显过错或对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?#23614;?#21487;以?#20204;?#20174;宽处罚。但在本案中被害人中没有任何过错,更没有插手被告人离婚纠纷当中。对于被害人来说,其受害是无辜的。因此被告人的辩解理由不能成立,无事实依据。

七、被害人无任何过错。

本案的发生完全是因被告人蓄谋已久,采取极其残忍的手?#38382;?#26045;的杀人行为,被害人在本案中不存在任何过错。在庭审中,被告人供述,“其平时与不害人不联系,也没啥矛盾”。被告人在2018726日见到被害人时双方之间并无其他交流,直接持刀捅向被害人,并?#29359;?#34987;害人,连续捅刺被害人,致使被害人死亡。?#21155;?#34987;告人在庭审中的无理狡辩,没有丝毫证据予以佐证,其仅仅是为了开脱罪行,污蔑他人。因此,辩护人对本案中认为。被害人存在过错的辩护理由不能成立。

综上,被告人H某蓄意杀人,其杀人犯意坚决,犯罪手段特别残忍,情节特别恶劣,后果和罪行极其?#29616;兀?#20154;身危险?#38498;?#31038;会危害性极大,其归案后毫无悔罪表现,当庭翻供,不能认定其自首,结合被害人家属提出的严惩请求,应当?#21592;?#21578;人依法严惩,判处死刑,立即执?#23567;?/FONT>

 

以上代理意见,请法庭参考采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

 

代理人张万军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832 

联系我们
服务?#35748;擼?b>13654849896   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包头律师咨询网    地址: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(银河广场西)     
 蒙ICP备09000912号   Copyright ©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   http://www.sskql.club 
技术支持 普讯网络 
快3开奖结果上海